第七十章:挠痒(2 / 2)

剑语山河 岚礼 4256 字 2021-07-29

知道这两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有两个字,我可是听懂了。”

“就是怂恿的意思!我去!终于把这词想出来了!”孝阳长舒口气,方才就是半天想不起怂恿这词,解释完毕,他才回味起岳语海方才的话,问道“你听懂哪两个字了?”

“你骂曦月是狗和猴子。”岳语海露出一脸奸笑“徐孝阳,今后你要不把我宠上天,你就小心我告诉曦月你骂她。要知道,她身为青丘曦月都能冷眼杀人,更别说恢复记忆以后了。你说要是以后我告诉她,她会不会把你千刀万剐?”

“小爷什么时候骂她了?”孝阳不解道,随后摇了摇头“这两句就是家乡话,意思就是怂恿,你这丫头可不能断章取义呀!”

“我不管。”岳语海得意笑道“你去和曦月或者灵羽君解释这是家乡话吧。你说这两句不是骂人的,你看他们信吗?”

说到灵羽君,孝阳不禁打了个激灵。他想起灵羽君警告过自己,要是再在背地里嚼曦月舌根的话,定不轻饶。

看孝阳久久不发言狡辩,岳语海又说道“怕了?怕就对了,所谓祸从口出,以后没事别老说家乡土话,免得引火烧身呐。”

“你要告我状?”孝阳冷眼看向岳语海“丫头你可得想清楚了。”

“就要告,怎滴!?”岳语海在马背上摇头晃脑的嘲讽道。

“行~”孝阳冷笑一声,随后策马贴近岳语海,一把将她抓到自己马背上来,奸笑道“这就让你看看小爷是怎么惩罚告人黑状之辈的!”

被孝阳猛地提过来共骑一马,岳语海有些错愕,旋即便感到腋下发痒,孝阳正挠着她的腋下。岳语海被挠得哭笑不得,在孝阳一番猛攻之下,连连求饶“错了……哈哈哈!错了……不告你了。”

“知道错了就好。”孝阳停止了抓挠,警告道“看你还敢不敢。”

岳语海小脸通红,待孝阳止住马匹,她连忙下马,回到自己的马背上,岳语海冷眼瞥向孝阳,随后一抹笑意勾勒出来,冷哼一声“哼!瓜娃子,本姑娘警告你,咱两这仇可算是结下了!你看我告不告你!”

说完,岳语海便连连策马飞驰而逃,孝阳也驱策马匹追逐上去“嘿!你这丫头!还学着益州话骂我!有本事别跑!”

不出一里路,岳语海便被孝阳追上,再次被孝阳提过来,她惊声尖叫,连连求饶“大侠饶命!小女错了!”

“哼!叫大侠没用!”孝阳笑道“叫徐爷~”

“不叫!”岳语海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你哈哈~有本事就别停手~哈哈~本姑娘告定你了!”

岳语海宁死不屈,大叫色狼,引得山间行人相救,二人解释半晌,行人才放弃报官。

二人打闹被他人撞见,岳语海羞红了脸,重新上路,她嗔道“都怪你。你若再敢挠我,我便不解释了,让人撞见,索性抓你见官。”

“好好好。不挠了~算你狠。”看着岳语海害羞的样子,孝阳不禁打趣道“可你要敢告状,我就挠你!反正横竖都是死,小爷可不怕~”

“你不欺负我,我就不告你~”岳语海道。

“我哪儿敢欺负你呀。”孝阳笑道“欺负你要让老爷子知道了,不得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