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指蛇为龙(1 / 2)

剑语山河 岚礼 3855 字 2021-07-29

岳语海不知道韩笑要干嘛,她将颈上系着的龟甲残片取了下来,放在韩笑掌间,韩笑此人作风一向古怪,她不解的问道“你要干嘛?”

“老岳啊老岳。”韩笑打量着掌间残片,不禁摇头叹道“想他也是两阁之主,江湖高人,我皇重臣。我本以为他学识渊博,定知道龟甲残片如何使用,谁知道,就给你当项链系上了,真乃暴殄天物啊。”

“那你说说该怎么用。”孝阳有些好奇的问道。

“小子,借你剑一用。”韩笑走到孝阳身边,举着龟甲残片道“这可是稀罕玩意儿,不能浪费喽。”

孝阳满心不解的把青虚递给韩笑,刚想发问,却又见他持着剑,对岳语海笑道“手伸出来。”

“你要干啥?”看着锋利的剑身就在眼前,岳语海不禁警惕斜身。

“问那么多作甚?”韩笑摇了摇头“听小老儿的话,你们有吃过亏吗?”

岳语海犹豫片刻,将信将疑的把手递给韩笑。韩笑握住岳语海的手掌,随后将青虚在她小臂上划了一剑。

青虚剑身锋利,虽说韩笑没用多大的力气,但岳语海小臂上的创口却很深,霎时,鲜血便溢了出来。

这一划,划的岳语海有些疼,看着小臂上流淌的鲜血,她眉头高皱,惊讶道“你干啥!?痛啊!”

“丫头!”见韩笑此举,孝阳连忙跑到岳语海身边,瞪眼看向韩笑,而韩笑却端着茶杯小跑回来,他用茶杯接住岳语海流下的鲜血,片刻之后,清水便被鲜血浸红。

待水的颜色变成深红,韩笑又将手中龟甲残片丢进了茶杯,摇晃几下后递给岳语海,道“快喝了。”

“喝!?”看着杯中血水,岳语海有些泛恶,她接过茶杯,仔细寻了良久,也没寻到龟甲残片的影子,她问道“龟甲残片呢!?”

“快喝吧。”韩笑道“喝进去,龟甲残片就在你体内了。”

岳语海端着茶杯犹豫良久,随后心下一横,闭着气将杯中血水一饮而尽,饮罢,她接过孝阳递来的茶水猛灌几口漱嘴,半天才缓过气来,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有什么好说的。”韩笑笑了笑“龟甲残片与血水相融,饮下之后有助修复内伤。”

“那和我带在颈间有什么区别?”岳语海不解道。

“没多大区别。”韩笑道“就效果稍好些,还有,带着龟甲残片容易被人盯上,你这丫头可别忘了泉镇被绑的事。”

岳语海听后点了点头,可又总觉得哪儿奇怪,忽然,她厉声道“泉镇?你还好意思说?那难道不是你策划的?”

说完,岳语海逐渐察觉体内有异样,还像是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五脏六腑中。一刹那的窒息感,随后这感觉就消失了,她不解的看向韩笑,而韩笑却点了点头,道“唯一的区别就是,龟甲入体,能护心脉,不过用处不大,当真遇见高手,比如灵羽君和小岳岳那种,一掌还不是能打得你肝胆俱碎。”

“切。”岳语海听后有些不屑“我还以为龟甲入体能有什么大用处呢。”

孝阳拿来白布,他一边给岳语海缠伤,一边朝韩笑冷声道“我猜小时候你也是给我来了这么一刀吧?你还真下得去手啊。”

“哟哟哟,老徐你看看。”韩笑指着孝阳冲徐阳笑道“小老儿这是好心办坏事了?”

“不是说你办坏事……”孝阳说道“想我当年那么可爱那么乖,你就舍得下手?”

这话一出,给众人逗笑了,岳语海一边笑着,一边没好气道“脸皮厚。”

……

武安之乱后,曦云继位,其鲲鹏之志,欲向西征,扩大周之疆。但却渐感力不从心,几番下令却都被扶其上位之臣阻拦。

永兴四年,帝王之权几乎被以傅羽为首的乱臣架空,曦云心有不甘,终日醉酒,至永兴六年,已沦为傅羽等人手中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