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尧天(1 / 2)

深夜,在长安城附近的一个偏僻小镇上,一只硕大的老虎灵巧地翻上了一座院子的围墙,稳稳地落地,化为了一名红发少年。

少年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朝屋内走去。

里屋有些简陋,只有一桌一椅一书架,在桌椅前,坐着一名银灰色头发的中年男子。他身穿一身白色的长袍,身后悬浮着一颗暗红色的水晶球,面容清秀,皮肤如婴儿一般稚嫩。与之不匹配的,是他那双沧桑的眼睛,仿佛经历了无数岁月,看透了时间的长河。

此刻那男子正捧着一本书籍,细细品读着。

“师父,我回来了。”少年来到男子面前,单膝跪下,恭敬地道。

“虎,你来的正好,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明世隐抬头,淡淡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裴擒虎,问。

“圆满完成任务。”裴擒虎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很好,你起来吧。”

“是,师父。”裴擒虎站起身,恭敬地立在一旁。

“对了师父,回来的路上,我碰到师姐了。”裴擒虎忽然道。

“哦?”明世隐淡淡地问了一句,“她现在怎么样了。”

“为了完成师父安排的任务,她打入内部,参加了唐国举行的长城守卫军选拔赛。”裴擒虎有些担忧的道,“那些参赛的灵者各个身手不凡,我担心师姐······”

“没什么可担心的。”明世隐打断他说道,“如果连这点风险都承担不了,就不要说是我的弟子。好了,时候不早了,一路奔波辛苦你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是,师父。”裴擒虎微微躬身,退了出去。

在裴擒虎离开后,明世隐的眼中露出一抹狠厉之色,打开窗子,眺望向远方,遥望着长安城的方向,“哼,女娲,你我的战斗远没有结束,当年你拼死想要守护的世界,我要毁灭给你看!”

裴擒虎小心地关上了明世隐的房门,朝自己房间走去。他确实有些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此刻,在远处的一座屋顶上,坐着两道身影,静静地看着裴擒虎走回自己的房间。

坐在左边的,是一名身穿华贵旗袍的女子,她皮肤白皙,身体凹凸有致,一张精致的脸蛋让日月都为之失色。微风徐徐,吹来缕缕奇香,令人迷醉。恐怕这世界上九成九的男人,都抵挡不了她的魅惑。

而在她旁边的男子,却是个例外,目光未曾在她身上多停留一秒,仿佛这世间少有的尤物,只不过是路边的一株普普通通的花花草草。

男子有一头蓝色的短发,身穿蔚蓝色的狐裘大衣,手中不时地玩弄着棋子,面露思索之色,时而皱眉,时而舒缓,让人猜不透他此刻的情绪。

“奕星,有一件事情我想了很久了,一直没想明白。”身穿旗袍的杨玉环开口说道。

“什么?”奕星抬起头,直视着杨玉环的眼睛。

“阿离和虎是因为从小被师父收养,我是为了他所说的不老容颜,师父到底开了什么羊的条件,能让你这个除了手中的棋子外,对其他事物漠不关心的人为他做事?”杨玉环不解,这个问题可以说是困扰了她很久了、

闻言,奕星抬头,看看天,缓缓吐出一口气,说道:“他说,天上有仙人,会下棋的仙人。他说,他能破开这天,让我能与天上的仙人对弈。”

“就这样?”杨玉华有些不敢置信。

“你不也是一样。”奕星转过头,看着杨玉环,“师父要坐什么样的事,你我二人都很清楚,你为了能保持容颜不老,还不是和我做着一样的事?”

“你不懂,不老的容颜,对于女人来说有着多大的诱惑力,为此,女人是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杨玉环撇了撇嘴,她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就算是那位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年头的师父,在看到她的第一眼,都是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