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救命难救心(1 / 2)

乱世魂圣 斯坦提克 4661 字 2019-11-06

慕天本就对一直默默站在鲁迪身后的人有些兴趣,在黑夜中双目打量了那人,勉强能看清那人一身的汇宝楼杂工的粗布麻衣,以及那完不相匹配的似有似无的微笑。

心中泛起微微地疑惑,慕天脸上却还是那般二世祖的笑容,说道:“断指一千,还没断的那只要贵一点,一千二。”

鲁迪闻言又怒骂道:“坐地起价,慕天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哈哈”一笑,慕天却是一脸得意的问道:“就这个价,你们要还是不要?”

再次拉了拉鲁迪,李慕笙问道:“不知极阶兽晶在公子这汇率怎么算?”

此言一出,在场的几人都是心中微凛,鲁迪和孙耗是一脸错愕,心中千层涟漪涌动。

相比之下慕天只是疑惑不解,走上两步又细细地打量了李慕笙,可唯一的收获也只是看清楚了眼前青年的有些俊秀的脸,和那双笑意盈盈的双眼,多年来混在妙运楼的他也算修的了一双识人辨人的火眼,此时的他确信李慕笙拿的出极阶兽晶,却实在难以想出他怎么会和鲁迪混在一起,以及那一身汇宝楼下人招牌穿着。

收住打量的眼神和想不明白的心神,慕天笑道:“在我这,极阶兽晶的汇率嘛...”

稍沉吟,慕天继续说道:“1:1100。”

慕天知道此言一出,鲁胖子一定又要叫喊上两句,虽说也就只是叫上两句,却让他觉得像耳边苍蝇般不爽,连忙再补充道:“时候不早了,赶紧决定要还是不要吧。或许别地的汇率是要高上一些,只怕这深夜等不及你兑换到,他的两截手指便已进鱼肚。”

不做声,李慕笙伸手朝自己怀里袋中一伸,再拿出时,手里已然多了两颗散发着淡黄色光芒的东西。

随手一招,两颗极阶兽晶便飞入了慕天的手掌中,嘴角微咧,慕天握起手掌,慢步向前走去,高声道:“我们走!”

...

三更刚过,天上只斜挂着一轮洁白的玉盘子,和着清风洒下洁白如绸的月光。

破旧四合院中,一声“吱呀”,打破了沉寂的院落,寻声望去,却见一青年蹑手蹑脚踏出了房门,有些略显瘦弱的身材此时显得十分猥琐,好似夜晚穿梭在别家房间中的遮面人。

反手轻轻扣上房门,双眼滴溜一转,在确信院中依旧安静后,这才提步往院门口走去。

昏暗的路灯,拉着一条身影忽长忽短,而身影的拥有者根本不在意这些,他的注意力在他右掌间翻来覆去的玉佩之上,尽管缠绕在他指间的绷带还在不断泛红。

此人正是刚接上断指的孙耗,此时的他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几个时辰前那恐惧悔恨的神情。

“我有预感,这玉佩将是我翻身之本。”孙耗自言自语道。

...

柳泾城的夜晚并不热闹,但却有一处每日每夜必然笙歌喧哗之地——妙运楼。

赌对于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来说都具有十足的吸引力,尤其是那些刀口上舔血的散修或者雇佣兵团。

在妙运楼,他们不仅可以尽情享受赌博带来的激情澎湃,还能左端美酒右抱美人儿,只要你有足够的魂晶,这里对你来说便是天堂。

孙耗手里紧拽着那枚碧绿玉佩,鼠头左顾右盼,看模样似在寻找着什么。

孙耗本就是这妙运楼的常客,他也不同于这里其余赌徒,只有他来这里的目的是赌,而对于酒和女人是从来不碰。

孙耗踏进门只眨眼功夫,便被楼里的伙计认了出来,然后一路小跑到了妙运楼四楼的门前。

“天公子,您休息了么?”轻叩房门,伙计躬着身子懦懦问道。

屋中并没有任何回应,这让那伙计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轻了一声,抬手便要继续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