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童尚书的酒瘾犯了(1 / 2)

童瑶瑶突然一笑,倒是把老爹童尚书搞懵逼了。

“啥情况?这是…”

他哪里知道,此时,童瑶瑶又想起在酒馆里,当时吴心那副无赖对无赖的嘴脸了。

“我们有仇吗?”

“我们有冤吗?”

“我把你家孩子扔井里了吗?”

童尚书疑惑的看着女儿的笑脸,还有脸颊上那一抹红晕,越发的疑惑不解了。

“那个酒馆的主人很聪明,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局,一阵纠缠后,就把人都赶出了酒馆了…后来的事女儿就不知道了,跟着爹爹回京了…”

“嗯,原来如此。”

“爹爹!你还没这事为何被捅到了朝堂之上,惊动陛下的啊?”

童尚书接着讲道:

“后来,那个县令和姓刘的大户就被人杀了…”

“这个,上次听你过。”

“再后来,第二任县令去敲诈那个酒馆主人也被杀了…再后来去上任的县令也死了,前前后后,一共被杀了六位县令…”

“啊!”童瑶瑶掩口惊呼。

这事就有点出格了。

“那酒馆的酒菜真的好吃吗?”童尚书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当然了,比御膳房的还要好吃,只是…那菜女儿大都未曾见过,还有那酒,天下独此一家…”

童瑶瑶着露出羡慕的神色。

提到酒,一向嗜酒如命的童尚书立刻站了起来,瞪起了眼睛呵斥道:“你这丫头,碰见好酒,怎不给爹爹带回一坛尝尝?”

“那酒是酒馆里喝的,人家又不是对外卖的。”

“唉!”童尚书像泄气的皮球,又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不过,女儿还真让杏儿把剩下的大半坛酒给带回来了…只是忘了孝敬您老人家了。”

“你…不早,”童尚书又腾地站了起来,两眼放光道,“快!快去取来……”

“爹爹!您还没皇上如何处置…”

“拿来酒再!”童尚书一摆手打断女儿的话道。

“你…哼!”

童瑶瑶撅着嘴,无奈的跑出去拿酒了,其实,那大半坛酒,她一直都没舍得喝,只是偶尔闻上一闻。

片刻功夫。

童瑶瑶抱着一个坛子走了进来,很不情愿的递给爹爹。

童安国像猫见耗子一般,立刻扑了上去,一把抢过酒坛子,打开。

一瞬间。

酒香四溢,弥漫了整个书房。

“啊!好香。”

童尚书猛抽一下鼻子,哈喇子差一点滴在酒坛子里,他迫不及待的取过杯子,满上。

然后,一饮而尽。

“哇!”

烈酒入喉,携带着一道滚烫,顺流而下,直至下腹。

一股暖流也随之弥漫开来。

“好烈!好醇!”

童尚书闭上眼睛,咂巴着嘴唇,回味着丝丝的酒香,似乎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被酒水滋润着一样,

爽!

“爹!你还没皇上如何处置那案子呢!”看到看爹那陶醉的模样,童瑶瑶的白眼珠子飞满了天。

“你什么?”

童尚书一连喝了三杯酒,才想起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哈哈哈!老爹有点失态了。”童尚书尴尬的笑道,“皇上也是荒唐大胆,他竟然让那个酒馆东家来做南塘的县令了…”

“啊!”

这下轮到童瑶瑶又吃惊了,竟然是这样,不过,想想这个结局也不错,只是,那人今后能否做好一县的父母官呢?

童瑶瑶有点期待了。

“瑶儿啊!怎么就带这半坛,都不够爹爹一顿喝的。”童尚书晃了晃酒坛子,又往里瞅一眼,一脸苦涩的道。

“好喝?”童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