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刺杀(1 / 2)

对于吴心勾画出来的宏伟蓝图,苗青、苗红是无法理解的,总觉得少爷在吹牛,可看那一本正经神乎其神的样子,又不像是在做梦。

真是奇了怪了。

“少爷!县太爷被杀,虽然官不大,那也是朝廷命官,上面会不会怪在你的头上,毕竟此事与少爷有关。”

苗红很现实的一句话,打断了吴心嘴里的滔滔不绝和海阔天空。

“不怕,大不了咱们一起跑路,回青梅山,继续跟我娘练剑去。”

“嗯!也是哈。”

看吴心谈笑风生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知怎的,苗青、苗红心里竟然多了几分心安。

是夜,明月高悬,夜凉如水。

吴心被苗青、苗红架着,生拉硬拽的拖到了后院练功场,在吴心的记忆里,原主就是白天习文,夜晚练武的,这是母亲定下的规矩。

不过,自他穿越过来,这习文练武就越来越敷衍了事,能躲就躲。

“少爷,你这是在舞剑啊,还是舞动的是烧火棍?”

苗红一旁看着心不在焉的吴心忍不住打道,“你刺出的剑咋恁像往炉灶里捅柴火呢!”

“专心一点好不好!”作为吴心的教练,苗青也皱起了眉头,“看你不情不愿的样子,回头跟师父好好念叨念叨你…”

“别呀!”吴心急忙摆手道,“就我老娘那暴脾气,还不打残了少爷我啊!”

“那还不好好练!”

“好好!”

“不,不好,有杀气。”吴心刚抬起剑忽然又停下来,向一处黑影里看去。

“什么?杀气。”

“哪里会有杀气?”苗青、苗红顿时警觉起来,极目四望。

黑夜里,树影婆娑,月光如水,哪里有半个人影。

“近了。”吴心低声道。

话音刚落,只见一条黑影由屋顶飞身飘下,长剑如虹,直刺吴心的咽喉要害。

时迟,那时快。

苗青的长剑霎那间迎了上去,电光石火间,二人已斗了五六个回合。

“少爷心!”

随着苗红的一声惊呼,又一个鬼面人从黑影里冲了过来,手持钢刀,朝吴心劈头砍下。

“我操!”

事发突然,笨手笨脚的吴大少爷已来不及举剑格挡。

情急之下,吴心猛然缩头收身,向后一移,钢刀贴着他的胸前直直的削落而下,肌肤一凉,一大片衣衫已飘落在地。

“啊!”

吴心吓得魂飞魄散。

与此同时,苗红手腕一震,一柄软剑陡然刺出,犹如灵蛇出洞,斜刺在鬼面人的右肩上。

剑花抖动,鲜血飞溅……

鬼面杀手做梦都不曾想到,一个看似天真烂漫,人畜无害的女孩竟然会武功,而且还是一个高手,这出其不意的一剑让他险些丧命。

“啊!”

杀手惨叫一声,飞身遁去,消失在黑暗里…

此时,与苗青大战的黑衣人已处下风,见同伙受伤逃走,哪里还敢恋战,徐晃一剑,闪身上房,瞬间逃之夭夭。

杀手来得快,去的也快。

穷寇莫追。

苗青、苗红急忙回身,走过来查看少爷的伤势。

此时,吴心已经从惊魂中镇定下来,低头看看,胸前的衣服破了个大洞,裸露的肌肤被刀风波及,还有点火辣辣的疼…

“他奶奶的!差点给老子开膛破肚……”吴心骂骂咧咧道,“少爷我新做的衣服啊!”

“好快的刀!”苗青捡起地上的衣服碎片,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苗红的脸色苍白,心头一阵后怕,若是少爷今晚出了事,自己姊妹俩将如何向师父交代?

“我的玉呢?”

吴心下意识一摸胸前,平日里挂在脖子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