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学医(2 / 4)

“气功。”苏寒道。

“哦,我差点忘了。”

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师傅。

苏寒夹了一大块肉到老道人的碗里,“师傅,我是可以开始练习《天经》了吗?”

老道人只顾吃鱼,喝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盘子里的鱼已经光了,老道人用筷子沾着汤,依旧吃得津津有味,只要酒葫芦里还有酒,其他都无所谓。

“师傅,我可以开始练《天经》了吗?”

苏寒又问了一遍。

“那水潭里的鱼,味道还不错,明天你再去抓两条来。”

“两条?”

“嗯,一条红烧。”

“另一条清蒸?”

老道人筷子落在苏寒的头上,疼得苏寒哎哟直叫:“另一条给你拿来练功!”

“啊?”

苏寒张大了嘴巴,用鱼来练功?

“先练针法。”老道人道,“医术之中,最难掌控的便是针法,我之前教你气功知道是为了什么么?”

苏寒点头,又摇了摇头。

“以气御针!”

苏寒还是不明白。

“笨啊!”

老道人白胡子一吹,“明天再,我要睡觉了。”

吃了就睡,没心没肺。

苏寒想再问,但也没有办法,他现在打不过老道人,什么都没用,要是吵着他睡觉,还得挨揍。

“什么时候才能打得到师傅啊。”

苏寒默默端着盘子离开。

……

看着摆在案板上那两条还活着的鱼,苏寒伸手要将大的那条丢进水缸里,被老道人一巴掌拍开。

“弄这么大的鱼回来做什么?”

老道人哼道,“这两条一条红烧,一条清蒸,再去给我抓一条,只要一根手指这么大的。”

苏寒欲哭无泪:“这么的鱼怎么吃啊。”

“我了,是让你学医,练针法用的!”老道人板起脸,在医术的时候,格外认真,“别废话了,快去,趁我现在不喝酒,脑子还清醒。”

苏寒飞快跑去,免得等老道人喝多了,又只想睡觉。

没过多久,苏寒便跑回来了,浑身湿哒哒的,手里抓着一条鱼,不过跟中指一般大,恐怕还是个孩子啊。

鱼放在案板上,翻腾跳跃着,拼命抗争着自己的命运。

“看准了。”老道人手一抬,双指并拢,苏寒那双眼睛顿时猛地收缩起来,他分明可以看到一丝淡淡的气流,在老道人的手指间浮动。

是气针?

不等他反应,老道人手指一点,气针瞬间扎进鱼身之上,转眼那鱼儿便不动了,瞪大着眼睛,张着鱼嘴,好似被定住了一般!

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啊!

“师傅,你是怎么做到的?”苏寒惊喜不已。

“气针。”

老道人手指伸出,再次祭出一根气针,“鱼身上同样有很多神经敏感点,找准了,刺进去,就能控制它们,所以啊,抓鱼可以很轻松的,苏寒。”

“那是怎么做到的?”

“自己看书去。”

老道人翻了个白眼,“等什么时候成功了,告诉我。”

完,老道人便转身就走。

“……”

苏寒心中忍不住骂老道人,这什么师傅啊,太不靠谱了吧,天经是早就给自己了,可这气针怎么出来?又怎么寻找鱼儿身上的神经位置,师傅都没啊。

这要自己去琢磨,得花多少时间,还不如直接告诉自己呢。

“师傅……”

老道人没有理会,身影已经消失了。酒葫芦已经空了,可不得出去找找好酒么,光是这气针,就够苏寒练两年了。

苏寒没有多余的废话,老道人的脾气他太清楚了,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