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收缴(1 / 3)

仙者 忘语 210 字 1个月前

袁铭看清战况后,立刻赶了过去。

红发黑魔也看到了何修文,以及郑衡败北的过程,神色大变,毫不犹豫地取出龙吟木小琴,将浑身法力注入其中。

下一瞬,龙吟木小琴上,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瞬间喷涌而出。

在光柱包裹下,一尊模样与司马长琴别无二致的巨大虚影瞬间现身于众人头顶,看模样,竟好似一尊真正的法相一般,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南尚风和乌鲁顿时被气息压迫,只感觉浑身仿佛被埋入地下,再也动弹不得,而那些被操控的火兽更是全都匍匐下来,连头都不敢再抬一下。

袁铭双睛微眯了一下,闪过一丝感兴趣之色。

如果何修文和郑衡都在,袁铭或许还会担心,如今二人已然被镇压,只剩红发黑魔一人,他倒是想看看司马长琴依靠这龙吟木小琴,能发挥出多少实力。

他朝红发黑魔飞去眨眼间便到了其身前,并未抢先出手。

红发黑魔看到袁铭如此托大,心中大喜,将手中的龙吟木小琴送了出去,在半空略一盘旋,落到了司马长琴的虚影身前。

小小的木琴迅速变大,顷刻间化为和司马长琴虚影相匹配的大小。

司马长琴虚影随之抬手,指尖轻触琴弦,刹那间,一声铿锵有力的琴音响彻天地,令所有人的身体都是一僵。

而下一刻,火湖上空骤然涌现出一股无形的音波气刃,以司马长琴的虚影为核心飞速朝外扩散。

脚下的火红湖水被音波排开,卷起滔天巨浪朝远处奔腾,河床甚至因此裸露在外,将同样赤红一片的湖底淤泥展现在众人眼前。

南尚风和乌鲁却没有精力去关注火湖的变化,随着音波扫过,南尚风和乌鲁当场惨叫一声,只觉得自己仿佛被砍了一刀。

二人从元婴到神魂都被人撕扯开来一般,体内的法力更是因此紊乱,令他们全无反抗之力的被掀飞出去。

袁铭隔得稍远,当音波来袭时,及时操控法相抵挡在前面。

即便如此,他却依旧闷哼一声,只觉得识海中翻江倒海,身体中的法力和魂力一齐被人搅乱,原本平稳运转的法力漩涡竟也摇晃起来。

他的灰白法相也晃了晃,在音波的冲击下连连后退,甚至变得松散了许多,不复之前那般凝实。

“确实厉害。”袁铭暗自点头,运转混元真功,很快镇压下体内的混乱。

灰白法相也恢复如初,纵身飞跃而出,扑向红发黑魔。

司马长琴虚影又一次抬手,再度催动琴音。

又一股无形的音波之刃射出,劈向灰白法相。

袁铭运转火眼金睛,眸中金光闪过,一拳捣出。

灰白法相同样一拳击出,打在某处虚空,正好和音波之刃相撞。

爆鸣之声响起,虚空嗡嗡颤抖,那道音波之刃被一击而碎。

司马长琴虚影似乎也颇为惊讶,再度弹奏龙吟木琴,一道道音波之刃射出,斩向袁铭和灰白法相。

袁铭不敢大意,操控灰白法相挥拳迎战。

只听砰砰砰之声不绝于耳,两道巨大身影之前爆鸣之声不断,下方火湖掀起滔天巨浪,一时之间竟然不分胜负。

袁铭微微蹙眉,他操控法相作战已经有一会,法力消耗很大,继续这样下去可不妙,必须找个法子尽快结束战斗。

他突然望向那龙吟木琴,眼中精光一闪,当即抬手,唤出不死树根须,施展出了破空之力。

司马长琴的虚影再一次动指抚琴,刚想施展琴音神通,但下一刻却骤然一愣,猛地低头看向面前的小琴。

只见龙吟木小琴下方,一根青灰色的根须从虚空中钻出,狠狠的扎入木琴之中,正大口大口地吮吸着木琴的灵性。

小琴乃是龙吟木打造,此木也属高阶灵木,正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