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一章 舆论汹汹(1 / 2)

本来想着帮皇帝杀个看不顺眼的女婿助兴,罗织了那么多罪名,结果拍马屁拍到马蹄上,那些罪名都被皇帝给揽了下来,被他们指证的那些事都是皇帝自己干的。

这就很尴尬了。

礼部尚书何宾没有感觉到尴尬,而是感觉到了无比的恐惧。

既然他们给柳青定罪的事情是庆熙皇帝自己干的,等于就是给庆熙皇帝定了罪。

——没道理说驸马做这样的事情是需要砍头的大罪,皇帝做出来,那就是泽被天下的仁政。

庆熙皇帝的愤怒质问,差一点把何宾给吓瘫了。

现在的文官不是以前的文官,现在的皇帝也不是以前的皇帝。

庆熙皇帝已经成为了文人心目中的暴君,他用铁腕手段统治天下,所有反抗他的官员都被镇压了,一些民间呼声很大的文人也被镇压了。

现在的文官们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没有了任何和皇帝作对的勇气。

这跟几年前庆熙皇帝还没有掀桌子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这段时间里,尚书又不是没被干掉过。

何宾以前也反对过皇帝,只不过还想着时候被皇帝封号文正,反对的声音不是特别的突出,后面调头也来得早一点,没有被针对。

这一次万言书事件,礼部参与得比较深,何宾自己也知道,虽然他一个尚书没有参与署名,但他也支持这样的事情。

因为在他看来,这就是在给庆熙皇帝出气,是拍皇帝马屁的事情,应该是很安全的,甚至还能给他带来政治上的利益。

没想到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吓得他赶紧脱冠请罪,表示他不知道这件事情,但他作为礼部尚书,下属官员里面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人,他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愿意辞去尚书之职,接受皇帝的惩罚。

这时候说要辞职,可不是什么威胁皇帝,而是真心实意的想要离开这个朝廷。

——太吓人了!

跟皇帝作对,被皇帝治罪,那只能说活该。

明明只是想拍一下皇帝的马屁,结果却惹上这样的大祸,那就太危险了。

现在在朝廷里的水太深了,他不想待下去了,什么文正不文正的,不去想它,只求能落一个善终,最后是老死在床上,而不是被斩首于午门。

庆熙皇帝倒也没有治他的罪。

何宾算是几个尚书里面调头最早的一个,文人风骨不大能够看得出来,在文人里面又有着比较高的威望,没必要把他给干掉。

这种人还是需要的,可以当做一个标杆,让别的人看明白,投靠皇帝,好处是大大的有的。

但是礼部那些人,在这样的高压之下竟然还要维护着儒家的地位,不好好的敲打一下那不行。

他对何宾说道:“朕知道何爱卿你不会如此糊涂,但是,写这万言书的人,还有署名的那些礼部官员,一个都不能放过。礼部担负着教化万民的责任,在教育上面如此糊涂,对揭露事实真相的文章畏之如虎,朕怎么能够放心让他们留在礼部荼毒天下子民?”

何宾听到说自己不用牵连进去,一颗心放了下了大半。

至于那些参与此事的人会受到怎样的惩罚,那已经不是他有心情去顾及的了。

回去之后,也没有跟别人说起这件事情,而是看着回马岭矿场新的教材里面增添的那些文章,仔细的参悟着那些文章的中心思想,推测着皇帝的想法。

越想越是心惊。

第二天,向皇帝上奏,表示他这几天看了回马岭矿场的教材,觉得非常的好,浅白易懂,便于学习,于天下有大利。

如果推广起来,可以在十到二十年的时间内让大虞的老百姓学到更多的知识,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所以,他请求皇帝降下圣旨,允许这一套教材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