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新的方向(1 / 4)

陆平听完,心里一惊,仔细回忆一下,果然如此。

傅教授果然不愧是大学者,能从一个更高的角度去看问题。

“陆平,你听说过希腊传说里特洛伊的故事吗?”教授又开始循循善诱。

“听说过。”陆平简单整理一下语言“希腊联军围攻特洛伊城十年还是攻不下来,最后,做了一只巨型木马送进了特洛伊城,可是这木马里装的都是希腊联军的人,最后希腊联军里应外合攻下了特洛伊城。”

“对,你说得很对。有时,我们面对异常顽强的敌人,我们不能正面火力猛攻,我们要另辟蹊径。”

“另辟蹊径?”陆平还是不明白傅同的意思。

“陆平,刚才我听你说了你抑制病毒复制的方法,是很传统,很常用的方法,虽然变了模样,可是说到底,还是拮抗剂的原理。利用拮抗剂抑制病毒就好比希腊联军在外围用火力猛攻特洛伊城。病毒很狡猾,它们诞生的数亿万年来就一直遇到各种各样的拮抗剂,所以,他们很快发生了变异,避开了这种拮抗作用。所以,我们是不是换一个方向,你是不是可是再采用诱导的方式,让它误以为你这是对它有利的,这样它才不会努力去反抗,去躲避。”

陆平没说话,她在思考傅教授的话。

“有句话说得好,最难防的是糖衣炮弹。”傅教授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木马,糖衣炮弹,诱导。

这几个词在陆平脑里反复打转。

忽然,似乎有一道光从陆平头顶上闪过“教授,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不应该只想着努力抑制病毒的复制,我可以尝试着加速病毒的复制,只不过这种加速会导致病毒错误的复制,而最终的结果是病毒复制一两代以后,因为基因序列错了,最后就彻底死亡了。”

傅教授满意地点点头“对,大致思路就是这样,可是,具体怎么实施就要靠你自己去研究了。”

“好了,能教你的我都教了,你快去忙吧。”

明白傅教授要挂电话了,陆平赶忙问一句“傅教授,您愿不愿意来凉城一趟?”

凉城如今可以说是座险城,可是,以陆平对傅教授的了解,他的科研的热情远远超过对疫情的害怕。

“不用了,我已经老了,动不了了,这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了。”

陆平的用意,傅同明白,如果这项研究真的能够成功,他参与其中,必定能功成名就,洗去过去的污点。

“傅老师,那您多保重,等我的好消息。”

第一次,陆平称傅同老师。

“陆同学,好好干吧。”

一句好好干吧让陆平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放心,老师,我会的。”

挂了电话,毫无预兆的,陆平忽然想起当时她和越进一起研究rna的cr扩增时出现的那次失败实验。

那时,她把原始基因序列和扩增出的基因序列对比了一下,没有任何关系。

也许只是因为调整了一下试剂导致复制时出现了错误,这是她对那次失败实验做出的最后总结。

复制出现的错误,到底是什么错误,能否让这个错误复现,这些她没有继续研究下去。

可是,现在她需要的就是要病毒复制时出现错误。

陆平迅速掏出u盘,插进了电脑了。

现在,她真的很庆幸当时所有的资料都保存了下来。

nauc

naac

之前,一直按照严格的碱基互补配对原则对不,陆平没发现什么规律,可是,现在放开了思维,陆平很快发现了规律,大部分的碱基u序列出现了错误。

核酸复制时的碱基互补配对原则和蛋白质翻译时的密码子,在陆平眼里一直是上帝制造生命时定下的生命法则,是不可动摇是毋庸置疑的,也就是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