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云玉(1 / 2)

狂澜风雨录 森森情 2360 字 2020-10-30

不多时,云玉挥了挥手,六名女子停下身影向众人施了一礼,款款而去。

这时,一名颇为肥胖的锦衣商人放下手中的鸡腿,取出一方手帕拭了拭油污,微清嗓子,道“云堂主,我邬梁不喜欢扭扭捏捏,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云玉道“邬帮主请畅所欲言,云玉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但请指证,如若妾身真有无理得罪之处,自当赔礼道歉,痛改前非。”

邬梁正色道“云堂主之言着实让邬某欣慰,但贵堂从陇南大肆买进布匹,以至于本帮不得不提高买价才能收购,此举已让本帮损失惨重,云堂主是否该有个说法。”

其余人顿时议论纷纷,大抵是言金玉堂在陇南如何大肆购买各种物品,以至于陇南本地基础物资价格飞涨。

而这些人所做生意,偏又是从陇南购买基础物资,组装成物品或直接将这些基础物资售卖到别处。

但别处的物价并未上涨,以至于这些商家所得利润大损。

陇南位于白帝州东部边缘,与苍梧只隔着太华山脉,走墨仓江最近。

但即便是顺水也要两三天时间,逆水而行,起码也要五天。

陆路几乎不用想,太华山脉中部山岭极为险峻,虽有驿道可行,但仍然十分凶险,且多有绕路,反比水路需要的时间长得多。

稍大一些的商家几乎都不选陆路来往两地。

即便是江湖人士,也会谨慎考虑是否走陆路,除非是岳北秋这样艺高人胆大的游侠,那便无需多做详参。

从这些人的语气来看,应该都只是陇南一带的势力,陇南位于崇山峻岭之中,地处相对偏僻,几乎没有太大的势力存在,否则一个金玉堂根本就不够看。

云玉道“邬帮主此言未免有些过了,还有在座的各位,我知大家都还有不少存货,只需将存货销往外地,新货则在本地出售,适当提高新货价格,这么一来,自然就没有任何利润损失之说。”

邬梁冷笑道“云堂主这么说,是让我们这些本地商贾成为百姓口中的恶人吗?”

云玉笑道“我从你们陇南收购物资也是提了些价的,否则断不至于能收到这么多,所以贵地百姓从我这里赚得也多,那么他们再多吐出一些来,又有何不可?”

这时,一名面貌丑恶的老者扬声道“在下贵玉坊东家荆胜,我们陇南百姓好不容易多赚了点钱,我等立即就涨价,百姓只会骂我们更甚。你道我们全都是你们这些捞钱就走的外地人么?你让我等日后如何面对乡亲父老?”

云玉点点头道“此事我倒是考虑不周,但从贵地百姓来讲,我所为于他们却是有利,至于你们是否让他们继续保持这份利处,难道不应该看你们接下来如何表示吗?”

石棱心道“这金玉堂云堂主的脑袋也未免转得太快了,转眼就将问题的源头彻底踢了回去。”

荆胜眯眼道“云堂主这话说得轻松,我们这些人谁家没有数百人要养,此次你让我们亏损这么大,这于我们后边生意都大有影响,累计下去,损失更是不可估量。”

云玉笑道“大家都是商人,谈的都是利益,白姓手中再多钱,到头来还不是要回到你们手中,我让贵地百姓的钱增多,未尝不是助益你们将来赚得更多。”

邬梁道“哼,一分银子一分货,我们要赚钱那都是要贴成本的。”

云玉摇摇头道

“闲话我也不多说,我已知各位之意,正好我手头还有一批价值五万两银子的百姓常用首饰,都是景云来的上等货。

你们出五万两银子,这批货便全数交予诸位,想来你们带到陇南去卖个七八万两银子并不难,若再运远一点,只怕十万两也能卖得。”

邬梁有些意动,口中道“多卖出几万两也都是运输、人工耗费的成本所需,贵堂这点诚意未免显得有些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