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念夕轻生悟真理(1 / 2)

凤吟声声 三水鼎四木 3332 字 2019-11-14

临近晚市,人头攒动,往来络绎不绝,叫卖声,欢呼声此起彼伏,相当的热闹。

但此刻,一切的一切,沈念夕都置若罔闻。

迷茫,无助,她低着头默默前行。

何处是归途?

“爹爹,我想吃冰糖葫芦!”一道稚嫩的声音抓住了脚步。

沈念夕驻足,寻声望去。但见六岁孩提扯着男子的衣角,指着糖葫芦道。

“好好好,给你买!”男子蹲了下来摸摸孩子的头顶,笑道。

“爹爹吃!”糖葫芦刚拿到手,孩提便将糖葫芦举高,想给男子吃。

男子大笑一声,直接将孩提抱起来。

刹那间,泪水涌出。

“爹爹!”沈念夕呢喃。

这种温暖人心的亲情,她从未感受过。

或者说,爹爹把爱隐藏得太深,自己从未理解。

如今,爹爹已去,满门被害,娘亲与姐姐也不知所踪。

她找到了爷爷,找到了伯伯们。

她以为找到了家。

但,毁掉婚约,让自己失去最重要的男人。

还让自己入宫。

她的家碎了。

彻彻底底的碎了。

她是人,是女孩。

她也需要关怀,需要被疼爱!

她举目无亲,无处可去,无路可走。

她不会去找慕卿逸,他会有他的王妃。

她也不愿再过那寄人篱下的生活。

接天莲叶无穷碧,沈念夕驻立石拱桥上,望着满塘荷藕。

愿来世无忧无虑。

“砰!”

水花溅起数丈之高。

当念夕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破烂的床上,起身,环顾四周,墙壁上爬满深浅不一的裂缝屋内唯有基本的灶桌床。

可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姑娘,你醒啦!”

因为起身的缘故,床发出嘎吱声,引起门外老媪的注意,她走了进来,欣喜道。

“婆婆,这里是哪?”沈念夕有些虚弱,问道,“我不是应该死了吗?”

听到此语,老媪脸色一板“你一个小小姑娘家,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要轻生。”

语气有些怒意。

“我家没了!”念夕低头,颤颤道。

“那也不能轻生啊,你看看老婆子我,一个人,都活到了这把年纪了。”老媪摇头,说道。

沈念夕一愣“您家人呢?”

“都战死了!”似乎提起了自己的伤心事,老媪难免哀叹,“可怜我三个儿子都未娶媳妇!”

“这些年,您是怎么过来的?”沈念夕惊了。

一个女人家,居然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

“以前啊,老婆子我在宫里当宫女,主子赏赐了我一点东西,部典当了出去,再加上编织草席拿去卖,挣点碎钱,虽说日子苦了点,但勉强能活下去!”

沈念夕再看了眼破破烂烂的四周,双眼顿时噙满泪水“您真坚强!”

“孩子啊,人的一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挺一挺,就过去了。千万别想着轻生。下次可就没那么好运咯!”老媪又道。

是啊,这么多年了,婆婆一个人千辛万苦的挺了过来,自己又为何挺不过来呢?

至少,自己的娘亲,姐姐都还活着。

“嗯。”沈念夕擦干眼角,“放心吧,婆婆,以后,我不会再轻生了!”

老媪点了点头“这才像话!”

“对了,老婆婆,是您救了我吗?”沈念夕又问。

“姑娘你太瞧得起我这身子骨了,我哪能就得起你。”老媪慈祥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