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平生愿(中)(1 / 2)

盛世止戈 心有风沙 1582 字 2021-07-31

青年看着男子返回去的身影,眸中闪过一缕歉意,但随后便拉起女孩的手离开,一锭银子稳稳的放在女孩刚刚吃面的桌子上。

其实以他的修为,中年男人根本怎么可能察觉到青年身上的那股锋芒,一切不过是青年故意为之,因为他必须要走,一刻也不能停留,否则这片生机勃勃的落水郡可能会变成一片鬼蜮。

他要回剑城,去找他的师父,因为只有他的师父才可能阻止这件事,为此,哪怕是青年的剑也必须停下来,甚至从此以后,寸步不前!

不知不觉大半个月便过去了,这就是时间,从不为谁停留或者等待,所以于这一点看,上天是公平的。

狂风卷地,起漫天黄沙,青年那雪白的长袍也染上了些许尘意。

这便是风沙集,大魏律法也管不到的地方。

青年看着这漫天的黄沙,心中无声的笑了笑,而后牵着女孩的手向前走去。

这是他长大的地方,于他而言,这便是世人所说的家乡。

到不了的地方都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都叫家乡,他很幸运,他看见了他的家乡。

向前踏出了一步,只是与之前的许多同样的一步相比,这一次他的脚落不下去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柄木剑,斜斜地插在这满地黄沙之中。

对于其他人包括女孩而言,这只是一柄普普通通的木剑,但对青年而言,这便是一道天堑,无可跨越的天堑,毫无悬念的斩断了他与那座城的一切。

青年不明白,他知道师父不会无缘无故在城门口放下这柄剑,但他知道想不明白,有什么缘由可以比那些所有人应该去珍惜尊重的,世人称之为“生命”的东西更重要。

他不明白,所以他要弄明白,于是他要出剑,向那座城出剑,也是向那个他尊重的男人出剑。

不见动作,那一抹绿影便被挽入手中,五指轻扣剑柄,而后,一剑平直,方方正正,刺向那柄普通的木剑。

“嗡”的一声,不再是那清脆的剑鸣之声,而是“青玉吟”中剑灵的悲鸣,它不愿斩向那柄由天下人尊称“剑神”的男人所削出的剑,也不愿违背青年的意愿,所以它选择了一种最悲壮的方式——葬灵。

本是青翠如玉般的剑身迅速变得浑浊起来,一道道裂缝开始于剑身上蔓延,随着剑的每一寸推进便崩坏一处。

剑停住了,青年收起了这柄已经没有灵性,全身破损的剑,重新牵起了女孩的手朝着与来时相反的方向走去。

于此同时,一片白色的衣袂飘落,青年知道这片衣袂的飘落会有很多人看到,也会引起很大的影响,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从今以后,他还是方水寒,只是不再是剑城方水寒了,如是而已。

一袭青衣的男人于高山之上垂眸,看着那翻滚的云彩,眼中无悲无喜。

他看到了青年的离去,也看到了那一片白色的衣袂,他的脸上依然没有神色,只是待青年消失在漫天的黄沙后,他转身,那柄令青年无可奈何的木剑此时如同粉末一般散去。

这一日是大魏神武十八年十月一,剑城少城主方水寒于此日与剑城决裂,天下震动。

那片白布上写着一些只有男人看的到的字。

师父,水寒知晓您心系天下,可能牺牲那些人的性命可以换来更多人活下去,但师父您说过的,这个世上有很多很多的难事,哪怕是天下最聪明的智者也会有犯糊涂的时候,所以我们遇到时,应该拔剑,斩过去。

若是高山便开山,若是大海便平海,若是那无尽的黑暗我们便斩出光明,这便是剑者。

可是师父,为什么现在您有着令这天下所敬畏的剑,却学会了那些智者才会想想的妥协了呢。

水寒此生习剑,不为剑落黄泉,妖邪退散;不为一剑千甲,人尽敌国,相比于人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