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 来不及说再见(下)(2 / 3)

问,这让艾科有一丝的意外,他以为魏辰会问的。不过这也让艾科对魏辰更多了一分的好感。」如果可以,明天见。

「ake辰」明天见。

简短的告别,艾科揉了揉眉心,今天这一天他过的着实头疼的很。关了电脑,整个人躺在被窝里,看着窗外透进来的夜色,许久才静静睡去。

次日,8:45。

洗漱完毕的艾科睡眼惺忪地下了楼,一身浅灰色的卫衣外套,虽然款式宽松却一点都不显得累赘,衬得他身姿修长,也刚好能保暖。

艾科倒了一杯豆浆喝,突然又想起来艾羽喜欢喝牛奶,又去冰箱里拿了瓶牛奶加热。然后就站在餐厅边上,时不时就看看楼上,自个儿嘀咕着艾羽的事儿。

徐柔坐着沙发上,正在看早间的新闻节目,看着艾科那么上心的样子,不由地展露了她一向的刻薄“怎么?那么大个人了,还需要你陪着?艾羽那个小杂种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搞的你倒是连我这个妈的话都不听了。”?

艾科甚至于在这一刻都不太想跟徐柔多计较了,气有什么用?除了以后更疼那丫头一定,跟他妈较劲儿有时候是真的没意思“有意思吗?还是说,你现在被爷爷软禁在家还不够?艾羽吃了你的还是用了你的?我出钱还你!”?

“你……”

徐柔本还想说什么,却被艾科一句话堵了个结实“别忘了过几天,我还要去老宅,我可不敢保证我会说什么。”

“哼……”徐柔强忍着一股子火气,没再说那些刻薄的话,只是看着艾科,眼里的怒意和不喜毫不掩饰,“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随你想怎么样,但是你最好还是给我安分点儿。”

艾科站在一旁,就那样看着徐柔,一双眼睛里带着几分寒意“什么叫安分?我在你眼里就从来没有安分的时候,如果你是想说让我别管艾羽,或者说继续跟一具提线木偶一样生活,那不好意思,我做不到。”

“艾羽!你好了没?”不管徐柔是不是黑了脸,艾科往楼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喊艾羽,“磨磨蹭蹭的干嘛呢?起来没?”

“来了来了!”一边说着,穿着一身毛茸茸毛衣的艾羽就从房间里蹿出来,她这一身都是艾科买的,米色的毛线外套还有同色的小帽子。

“走了。”就恨不得把这小盆友给拎着走,艾科的爪子搭在艾羽头上就这么下楼,顺便还跟林婶打了声招呼,“阿姨,早吃不吃了,我们去医院了。”

拿了热好的豆浆和牛奶,艾科也没让艾羽跟徐柔打招呼,就带着人出门了。

打到车之后,艾科联系了一下那位一直照顾老爷子身体的于沥川大夫,确定了今天的检查项目,又了解了一下老爷子的身体情况,叔侄俩已经到了医院。

于沥川带着艾羽去进行各种检查,而在艾羽的坚持之下,艾科也被安排去打吊瓶。坐在诊室里,艾科真的很担心这位看着他的脸犯花痴的护士小姐姐会不会给他扎错地方……

不过好在这位护士小姐姐专业手法还是比较硬的,眼睛都直了还愣是没把针头扎歪。靠在椅子上,药水里有些安眠的成分,艾科迷迷糊糊就又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检查完的艾羽已经乖乖坐在他身边等待了。

现在是中午,艾科的药水还有一瓶,艾羽见艾科醒了就出去买了两份粥,怕艾科觉得没味道,又买了份清爽的小菜。

艾科右手吊着针不方便,艾羽就给他喂,艾科吃好了,她自己才安安静静喝着粥。艾科时不时也跟她说几句话,叔侄俩就唠着嗑,时间就随着滴滴答答的钟表声过去,等他们离开医院的时候都快14:00了。

艾羽看了一眼qq的定位,拉着艾科打了车往火车站那边赶。医院离火车站还挺远的,要经过市中心再绕过去,这个点儿正好也是交通最堵塞的时候。

艾羽心里挺急的